贵州同志聊天室

同志小说《无悔》(5-6)

作者:贵州同志聊天室-访问量:-发表时间:2014/8/21

第五回 三观崩塌

  走出那条巷子,他的手还再牵引着我。

  他是坏人吗?背影显得很伟岸,看起来,不像坏人吧?坏人好像不会写在脸上啊?但是刚刚他好像是英雄救美啊?不对,见义勇为!我的心情比较复杂,因为我想知道下一步我该做什么。被一个陌生男人牵着,挺~挺~好吧,挺好。我实在想不出更华丽的词语了。书是咋念的啊?书到用时方恨少啊!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,该想想怎么打破僵局啊?虽然他是好人,但是也不能被一直拽着吧!

  “大叔,谢谢你啊。”不知道怎么称呼,好像看穿戴很成熟,应该是个叔叔吧。

  他回过头,浅浅一笑:“不用,谁让我遇上了呢?可能是缘分吧。”

  在昏暗的街灯下,他模糊的轮廓显现出来。国字脸吧,短发,眼睛大大的,很硬朗,对了,有胡军的轮廓哦?应该是哪样的硬汉吧。也会出手救人!

  我们两个走的好像很有默契,走过一个街,到了一个停车场。

  “你等我下。”他放开手了,然后对我说。“我马上就过来了,不用着急哦?嘿嘿。”

  然后,他就往停车场内走去。

  “干嘛啊?真是的,有什么好等的。不过我好像忘记什么了?对了,忘记和他告别了。”我心想,“不过呢,刚刚人家有帮助我,我这样走了好像也不太好吧。最少也要说声谢谢?我好像有说过?还是没有说?好吧,等他过来在说一次。看他穿的挺正式,如果需要我要不送个锦旗什么的吧?好像这个对那些相关部门类的很受用。”

  “上车。”我还没有想完,一辆货车车停在我面前,窗户摇下来原来是他。不过这车可是和他不搭,穿这么正事一个人,居然开了个小货车,并且,满是尘土。一个把自己整理的这么干净的人,怎么对车这么不爱惜。“愣什么啊?上来!”

  “哦哦。”他这是下命令吗?我都没有想好。上车,车开了。“谢谢啊刚刚。”这次我确定说了。过会快到我巷口就可以下车了。

  他转过头笑眯眯的说:“谢什么啊?哈哈哈,干嘛这么客气啊。”

  坏坏的笑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啊。

  “叔叔在那里上班啊?”我问。

  “干嘛啊?怎么问这个啊?”他说。

  “哦,我不知道该怎么谢啊,就是问下要不然送个锦旗什么的吧?”我说,“不过看你这个车好像也不用吧。”

  “哼哼,傻样。我要那个干嘛?不过,我这车不好吗?”他说。

  “你好好开车啊,说话不用看过来。”我从前面抽了一张纸巾,继续说:“有车就很好啊。不管怎么说,也比我好,我这,唉,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啊。对了叔叔,前面我就可以下车了。我住前面。谢谢了啊。”

  “干嘛,让我去你家啊?”他说,“再说你看看你这样,我还害怕呢。”

  “没事,我鼻子不流血了,不用去医院了。”我拿纸巾擦给他看,“你看看,真的。”

  “去医院?哈哈哈,好吧,我们想的不是一个地方,不过我不喜欢到人家家里去。”他继续开车,“你真可爱。”

  嘴角上扬,好像很得意啊,我说回家好像没有邀请你去吧?真是。可爱?拜托,我都23了,据说可爱和幼稚是一样的。

  车继续开,开到了一家连锁酒店前面。

  “下车吧。”他说,“这里可比你家好吧。”

  “好什么好啊,反正再好不也是睡那张床啊。难不成好了还能睡更香?这个可能会,但是好了还能多活几年啊。”我说,“赚钱都不容易,干嘛还要浪费,不过听你口语好像也不是本地的啊?”

  来到吧台,他说:“刚刚定的房间,1069号。”拿过房卡,我们往电梯走去。

  “是啊,过来有事。”他很诧异的问“你以前都是在自己住的地方?”

  “住宾馆啊?”我说“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,住宾馆,除非我脑袋让驴踢了。”

  “进电梯了。我干嘛跟进来了啊?现在有偷肾的,他不是?”我的心里有点忐忑。

  房间到了。

  “你先去洗洗吧。”一进去,他用力的搂了我一下说,“刚刚那吧台一直看你,估计都被吓到了,哈哈。”

  “哦。我也没有想来好吧。”我说。

  “嘴硬。”听到他出来这么一声。

  我洗了把脸,镜子里的自己刚刚确实有点吓人,血在我的鼻子以下红红的干住了,鼻子里还有血块,冲出来有点像果冻的样子的,好吧,很恶心的果冻。

  “你光洗脸啊?”他在房间喊道,这个洗漱间是玻璃做的所以默默呼呼的。他好像在脱衣服。

  “啊,洗完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澡也洗过,一天了多脏啊。”他说。

  “没事,我回家洗。”我说,“这里洗了也没有换洗的衣服。”

  “哦,”他好像打电话“喂,给我定一套180的运动服,然后内裤一条,和上次我买的那个一样。明天早上八点前送到华夏路82号如家1069号房间。”电话挂了,他又说“有出汗又干嘛,我可不喜欢别的男人的味道在你身上。”

  别的男人?我出来,站在门口说:“叔叔,你可能误会了。我不是哪样的人。”我猜想,他可能把我当成是那些人了。

  “什么?”他好像有些意外,他已经只穿内裤了,估计,他真到是把我当作是那种人了。“那你怎么在那里啊?”

  “我被骗了,所以心情有点郁闷,走着走着就到那里了。”我说,我不好歧视他们,毕竟他们也不容易啊,社会压力这么大,所以我想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。“我被非常相信的朋友骗了,虽然现在很急用钱,不过我可没有想到用这个方法赚钱,真的。”

  “哈哈,钱啊。好吧。那你没有做过吗?”感觉他好像更有兴致了。“第一次?”

  “不是,我根本就没有想做,今天我是想说感谢的,”我的所以还没有说,他猛地扑过来。

  “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,反正今天我要定了!把我伺候好了,你要钱?哈哈!那就不是事!”他的胳膊很粗,非常有力气,我被堵到了门上,我心跳很快,想喊救命,可是他的嘴已经递过来了。我奋力抗拒,可是始终被他牵制。

  他把我按到了床上,我说:“叔叔,我喊救命了!放开我啊!”

  “你小子,让我很躁狂啊!”他开始了他的行动,没有几下,就把我的衣服撕扯全无。我赤裸裸呈现在他面前,并且我也感觉到他下面硬梆梆的,我无比恐惧。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,抗拒,却总是被他轻松化解,我想是一只被猫抓住的老鼠,没有吃掉,而是在戏弄玩耍。此刻,我却非常同情那只老鼠是多么可怜啊。

  一股刺痛在我后面传来,他进入了我的身体,虽然我奋力抵抗,终究没有逃过。他却像是从沙漠一下掉到绿洲。

  他的兽欲发泄完了,转身走向了浴室。哗啦啦的水生,像是在同情我此刻的痛。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,脑子里也完全空白,只有眼泪在陪我一起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他在浴室里说。

  一会,他从浴室出来,来到床边抚摸着我的背说:“弟弟,对不起。我知道你不是同志。我今天心情有点糟糕,所以去那里想找点乐子的,没想到一下子看到你,我喜欢你,今天你不是我的乐子,因为我的心也很痛。我不像说什么,因为我做了不该做的事,但是,我实在是忍不住。开始我以为你在挑◇逗我,想抬高价格,但是我进去的时候,才知道你不是可是已经晚了。你好好休息,房间开好了,你也不用退,走的时候房卡留下就可以,明天会有人来给你送衣服,我知道我在这里只回让你恨我。说以,我走了。”他在我背上轻轻的问过,算是最后的告别吧。

  “叮咚”门铃响了,我醒来,发现桌子上放着两打钱,没有猜错应该有两万,现在敲门的,相比是给我送衣服的?不过,我居然睡着了。就这样,我第一次卖身,还是卖给男人,昨天的那分明是强奸吧?可是我现在却没有感觉恨意?我邪恶了?我的认识观,我要回去整理下心情吧。

 第六回 双重人格

  “叮咚叮咚”门铃还在响着,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。好吧,我是看在钱的份上。虽然我很伤心,但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是?我这样安慰自己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何况我只能算个柔弱书生吧?要不然昨天也不会!

  “叮咚叮咚”门铃又响了。“等一下!”我起身,发现我的衣服已经成了一滩凌乱的碎布条。这不是传说中的虐待狂吧?并且,到现在后面还在痛,好吧,看起来成熟稳重的人啊。审视一拳,发现在门口的衣柜里有睡袍,还好,要不然开门咋办?

  “早上好先生。这事你昨天定的衣服,请查收。”快递员啊?我还以为是谁给他跑腿呢。

  “哦”我拿过清单,上面写着李宁###运动服一套,###运动鞋一双,枪神内裤一条。“你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这是货号先生。”快递员说,“没有错的话请付款签字。”

  “啊?”我往下面看,就这点,居然两千多啊?“你这也太贵了吧?”

  “没有啊,先生,你定的都是最好的,不过这不是你定的啊?”快递员说。

  “哦,是不是我定的,不过是给我的。”我说,“对了,能给我订货人的电话吗?”

  “对不起,先生,这个我也不知道,我手里就只有你的地址。”

  算了,反正人家留了两万块啊?唉,好吧。我签字付款,回到房间,看了看时间,靠,八点多了。今天上班要迟到了!我赶紧洗漱了下,换上新衣服,拿上钱,匆匆的往公司赶。

  “小乐,今天怎么迟到了啊?手机也关机了?”一到公司,同事就关切的问。

  “哦,哦,有点事耽误了。”我含含糊糊的说道。

  “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你眼睛怎么有点肿起来了啊?”我刚刚坐下,对桌的大姐看到我的眼睛了。

  是啊,不知道昨天晚上留了多少泪呢。

  “没事没事,大姐谢谢关心啊,可能没有睡好。”我忙解释道。

  “小乐,不是思春了吧?”隔壁是早我一年进公司的张瑞。全公司最贫的了。

  “瞎说什么啊?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,靠着性生活过日子啊。”我反击道,大家哈哈一笑,可能看我都会开玩笑了,估计也没有什么事。忽然发现,办公室的同事好有爱啊!

  我准备今天公司安排的一些琐事,不轻易间,我发现一个问题,感觉同事们都在偷偷的看我,并且眼神很不正常,不是我有被强奸了,脸上能看得出来吧?我赶忙去了下卫生间。

  张瑞刚刚好也在洗手,看到我照镜子,呵呵一笑。

  “笑什么啊?我今天很奇怪吗?怎么感觉你们今天怪怪的?”反正是张瑞,贫圣,嘴是最不把门的,问他准说。

  “兄弟,跟哥说实话,”他很认真的考过来,把手搭到我的肩膀。他不会是同志,然后发现了我也有同志经历了吧?我赶忙拿开他的手说:“干嘛干嘛,别动手动脚的,人家看到还以为我们怎么样呢。”

  “哈哈,老兄,穿个名牌不用这样吧?”他不屑的说,“看到又怎样,俩大老爷们儿呢。还能往那里想啊?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,我这个不是真的。”我感觉打个圆场,原来自己想多了。

  “哥没有见过真货咋的?说,老实交代啊。”他好像有真凭实据一样。“别的不敢说,鞋子,可是新款,我的最爱啊,要不,接我穿两天吧?”

  “我有脚气!”我说,“你要不怕就穿去!”

  “还上翩了啊!谁稀罕。你穿过的破鞋,我可不要。”他说完,好像很痛苦一样的出去了。

  原来是这样,我一个毛头小子,一下子给他们有了看到暴发户的感觉。自己不要太敏感,昨天只是突然事故,以后不会在发生了。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,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是?

  我回到座位继续工作。今天我的案子是处理一些广告照片。打开文件,让我直接脸红心跳。今天做后期的是内裤平面广告的图片制作。每张照片的男人,穿着各式小内内,摆出各种造型。这样的平面我以前也做过,但是今天做起来格外不同。或许,昨天让我有了阴影吧。

  是不是的,我总回想起昨天那天男人的裸体,没有那么清晰,却有那么真实,我一定是被今天的照片搞的。最让我受不了的是,今天是不是的,面对这些图片,我居然有了反映,还好,今天穿的内裤很给力,否则,运动裤的材质,非让我现行不可。

  一天的工作在热血沸腾中结束了。我回到住处,先到了隔壁马哥那里,把接他的钱还了,他客气的说不用那么着急,不过我想放银行也没有几个利息,再说,马哥也被骗走那么多钱,估计也要有吧。

  回到自己的窝,我躺在床上,后面还是阵阵作痛。“这是什么啊?钢筋吗?真是的,也不会温柔点。”我抱怨道,“不过也不要那么装吗?明明就是一个小货车司机,还穿那么好的行头,难道穿好了找鸭就免费咋的。给我这么多钱,回去了怎么和家人交代呢?应该他结婚了吧?或者没有结婚,是纯同志吗?干嘛对我做这些啊?唉~~”

  我脑子胡乱的想着。起身,打开电脑,看个黄片,改变下自己的人生关!我是正常人好吧!

  看这屏幕上,男男女女们的酣畅淋漓,我和跟随他们的节奏,好好的释放了下自己,然后去厕所,把我的蝌蚪丢到了马桶冲走。自己也有想蹲的感觉,但是出来的并不错,好像还有血?“这不是处男膜吧?”我想起生物课上,“好像有处女膜,没有处男膜啊?但是我怎么会有血啊?”

  我赤裸裸的躺着床上,反正就我自己。但是我感觉有个手在摸我,我抬起头,是他。他正摸着我的肚子往上游走,四目相对,他还是哪样坏坏的笑,嘴唇考过来,软软的,我能感觉他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,挑◇逗我的射箭。我不懂的反抗,因为此刻好想很享受。我的手也伸向了的下体,膨胀了,热热的,没想到就是这么个大家伙进到我的身体啊?难怪会痛!

  “怎么,这么着急,我给你。”说完,他分开我的腿,我没有反抗,和顺从的小猫一样。忽然,一阵响,天亮了。

  做梦?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啊?我一定是疯了!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(只限100字)

本站声明:所有连接和内容均来自网上,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网站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

贵州同志

版权所有:四川同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