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同志聊天室

与痞子直男同居的幸福时光(四)

作者:没有检索到内容-访问量:-发表时间:2014/7/30

老三,老五大多数时候很亲热的坐在一快看电视,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见到漂亮女人时会大声嚷嚷“脱光光”,很多时候我会以为他们是我的两个同类!

  当然,他们嚷嚷的时候,我也在嚷嚷,不过,我的对象不是美女,而是美女旁边的男士,电视里衣服穿的少的女人很多,穿衣服少的男人却很少,不穿衣服的还没见过,所以我很少关注电视,当然,看毛片的时候例外,这个时候我也和大家一样,激动而又兴奋,只是引发激动的原因稍微不一样罢了!

  只可惜宿舍里没有帅哥,天才老二到还凑合,关键他是天才,看人的目光难免有些不同,每每看见老大的那张脸,我想,算了,还是去找王炎吧,至少,他样子好看,而且不谈科学,更谈不上哲学!

  王炎却只在他需要我的时候出现,大部分时间他并不需要我,比如他家里往他存折上汇款了,在那之后的半个月,我是看不见他的,至于半个月之后,不用我找他,他自然会在食堂的餐桌上找到我。

  大冷的冬天,王炎只穿身红色的球衣,他把饭卡还给我,开始吃东西,我说你今天真够炫的,他说是够炫的,接着开始发抖,停下筷子搓手搓脚,

  “要不要把衣服脱下来给你披上啊,”我用关心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“要!”他马上答到。

  “好!”我开始脱衣服,顿了一下,说:“是够冷的,还是算了,我怕感冒!”

  他眼神一转:“你是个混蛋!”

  我笑了:“你这个煞^.”

  他于是不说话,用筷子挑走了唯一的一块排骨,他是个实用主义者,我想,饥饿的时候先填饱肚子,然后再找机会报仇!果然,吃完之后,我身上的外套还是批在了他的身上!

  没有人知道,我很喜欢写诗,虽然很早我就知道,这个世界不需要诗了,现在要的是贝克汉姆福布斯排行榜及公款吃喝我也很现实,知道徐志摩纳兰容若张爱灵最多也只是吃饱了撑着的小姿无事可做。可我大多数时候都是无事可做的,觉得有些情感别的文字是表达不出来的,只有诗,它可以像火,熊熊燃烧;可以像瀑布,一泻千里。看到许超和他的蓉蓉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抱在一快接吻的时候,我想,这个世界确实是不需要诗歌的,诗是没用的。虽然我私下里曾经

  诗,是最真实的表达。是情感的凝结。诗是神圣的。高贵的。可我的诗,却是隐秘的,我还不得不承认,我的诗是卑贱的,承受着太多的冷漠。当然除了我自己,没有人指责我的那些诗的虚伪的,就像没人指责我的虚伪一样,因为没有人知道。

  冷雨结成颗粒从我的额头流了下来,留过我火热的颊,留过我的脖子,流到我的心里。这时,高考结束的时候,天上还是下着雨,那些诗在之前的某个晚上已经化成了灰烬,许超说他和蓉蓉那个了,那些诗歌的存在显得多余,突然感到天上的雨停了。他站在我背后,为物品撑起伞,我感觉到是他,却不想回头,只是淡淡的道:“你来了……”

  “我想和你一起回去。”

  我突然感觉鼻子有点塞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  许超和他的蓉蓉最后去了南方一个温暖的城市,而我,选择了北方这个更寒冷的地方。

  毕业聚餐的时候,许超明显的喝多了,他举着杯子,对我说道:“木头,我知道的,我都知道!”

  我感觉身上发冷,却舒展了笑容,一口把酒喝干了,我这样的人,是没法把自己灌醉的,是的,他都知道,多么奇妙的一句话,我差点就醉倒了!

  有一天在他家门口碰到,多少有些不舍,马上就要离开了,他看了我的头发,说:“怎么这么长了,好久没去理发了,要不要一快?”

  理完头发,两个人都有些容光焕发,走在街上,得到不少MM的关注,他看了看我,“考,怎么都是看你的?”

  我笑了,“当然,记得巷子里那个80多岁的瞎眼老太太吗?她都知道我比你好看?”

  “胡说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前天她刚说的,蓉蓉也在,你可以问她!”

 “考,没天理了!”他有些悻悻的。

  晚上回家躺在床上,想起他好像往我口袋里塞过东西,一摸,是包香烟,抖了出来,还有一大把头发,我苦笑了一下,这小子到底还是个有心人,到最后也不忘记刺激我一下,青丝即情丝也,乐观的讲:他想用这缕缕情丝缠住我的心,他人在千里,不能与我相随,此长发就当人在身边。悲观的讲:这是让我剑斩情丝,一刀两断。

  我点上烟,一根接一根的抽了起来,直到老妈察觉,在我的房门外大声的责骂起来,我熄灭烟头,倒头睡下!

  这天王炎又来噌我的饭卡,我懒得再说他,把卡递了过去,之后埋头继续吃东西,过了半天,他突然呀的叫了一声,吓得我那正夹在筷子上的鸡腿滑落在地。

  “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?”心里的懊恼就别提了

  “没事,在菜里发现两只可爱的苍蝇。”

  “用筷子夹出来继续吃呗。”

  他果然很听话,把筷子反过来从餐盘里挑出两只苍蝇的尸体,我笑了,说:“不错,别人中奖都只一只,你倒好,一次就两!”

  他不说话,继续扒着饭,依然吃地津津有味。

  我却惦记着那只鸡腿,环视了一下四周的动静,在没人注意的条件下,猫下腰捡起那只掉在地上的鸡腿,刚要往醉里咬,这小子突然喊肚子痛,两人身上又没纸,他忍不住了,跑到食堂对面的超市买了包餐巾纸。超市边上有个厕所,不像学校里面的厕所经常有人打扫,脏的一塌糊涂。他一进厕所挑了个最里面靠窗户的通风的位置,裤子一拉就蹲下去开始使劲。肚子疼而又拉不屎来的滋味别提有多难受,但是他不灰心,坚信万事开头难。丹田一沉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,终于在费尽千辛万苦之后,功夫不负有心人,堵在洞口已久的第一小分队被挤了出来,后面的自然就都顺起自然了,人一旦享受安乐就会放松警惕,这小子全身一放松握在手里的那包餐巾纸就滑落掉进了粪坑里,就掏出手机找我求助,我没好气,刚吃完饭,谁想往那地方跑?于是他就哀求了起来:“表哥,表哥,这好多苍蝇,都朝我*上咬着呢!”

  我心里好笑,有意让他着急,说:“你先等着,我上楼去拿手纸!”

  他一听急了,“别啊,等你拿手指回来,我血都要被蚊子吸干了!”

  到了厕所,我把手纸递了过去,他擦完之后,把*对着我,说:“你看,都咬了好几个包包!”

  我作势就要上去拍他*,他急了,立马那白晃晃的一团肉就被收了回去,嘴里嘟嘟了几句,等把他从厕所解救出来,他还觉得身上有一股子怪味,嚷嚷着要去洗澡,我想也没想就知道,他这是要剥削我的水票,就板着脸不理他,迈开步子走了,他可不是这么轻易的就放弃的,从后面过来掐了我的脖子,手里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包中南海来,在我眼前晃了晃,说:“怎么样?去还是不去?”

  那是他第一次用香烟求我帮他做事情,我有些心软,掏出钱包,给了他一张水票,“洗澡你还是自己去,把香烟给我!”

  我最怕的就是去澡堂看那些光身子的青春罗体,那种环境极容易让我不自在,搞不好小弟弟还没办法控制!这小子不干,还非让我陪他,死活拉着我去,再推辞下去就真的有鬼了,没办法,这下,免不了要让小弟弟难堪了。

 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去澡堂洗澡不过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任务,顶多就是洗完了,轻松一躺,好舒服。对我,那些个不设防的白花花的肉体,实在是不那么好应付的。

  他脱衣服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偷看了一眼,他的家伙不小,而且比较粗壮,规格型号算齐整的了,尤其是,他的那个地方几毛似乎整理过,干干净净的,跟他的人比较配。他身高175、6的样子,气质属于潇洒那种类型的,怎么说呢,和许超很想像,一时间我有些出神,居然不可救药的发起呆来,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他已经朝我看了过来,一时间血往上涌,我想那个时候我肯定满脸通红,好在他并没发现什么,这次论到他注视我了,我想,直男和我最大的不同或者就在这里吧,他们看男人的目光显得理直气壮,我却被他看的有些发毛,拼命的让自己放松,瞪了他一眼,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啊!”

  他嘿嘿的笑了起来,“见过,只是没见过你这样的!”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(只限100字)

本站声明:所有连接和内容均来自网上,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网站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

贵州同志

版权所有:四川同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