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同志聊天室

与痞子直男同居的幸福时光(一)

作者:没有检索到内容-访问量:-发表时间:2014/7/30

“开门……快开门……”还是老样子,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声音,我懒洋洋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,从接他的电话到他使劲的敲打房门,前后只用了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,我有些怀疑他本来就在北京,不然,他就有腾云驾雾的本领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从深圳跑回来。

  开门,懒得看他,“洗洗睡吧,床都帮你准备好了!”

  他放下那只有几件衣服的包,跟着进了卧室,使劲闻了闻,问道:“怎么有**的味道?”

  “你丫算说对了,再怎么着,我现在还是X欲旺盛的年龄!”我躺了下来,已经凌晨3点了,困的实在受不了,“我说,你是不是该去隔壁房间?”

  他把冰凉的手伸到我被窝里使劲抓了一把,“我C,你变态啊!”我骂了一句,他呵呵的笑了一下,“真好,还是老样子!”之后,离开了,我听到房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,后来,断断续续的听见有走动的声音,再后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早上上班前,我特意到隔壁房间看了看,他睡的很死,暖气很足,大部分被子都被他踢到床下去了,还是那个喜欢裸睡的样子,时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,那张脸,还是那么生动,微微上翘的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,我暗自叹了一口气,默默的退了出来!

  下班的时候,刚走出电梯,他的电话就来了,“老地方,我等你!”

  “操,不去,赶快给我回家!”我粗暴的挂了电话,从上地赶往朝阳?想也别想,我可不是当年的毛头小伙子,他说去什么地方我就兴冲冲的赶过去!

  5分钟后,他的电话又来了:“百安居来广营店你还记得吧,对了,这个车站已经不叫望京北路了,叫广顺桥南,一会你到了后,就打听一下,这附近有个派出所,哦,不用打听,你应该还记得,听着,1个小时后你不过来结帐,我肯定在那个派出所里!”

  这次挂电话的人换成他了,真恨不得把手机扔到火星上,急匆匆的下了公交车换坐出租车,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6点过10分了,我知道,这小子说到做到,半年前的一幕还没来得及从我脑海里抹去,我可不想这么快又和那个片警见面。

  7点刚过,我到了他所说的老地方,刚一进门,就看见他远远的和我招手,狠狠的瞪了一眼,有什么办法,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,我总是心太软。

  看着桌子上那冒着热气的火锅还有傍边已经空着的几个羊肉盘子,火气又冲了一层,“操,没钱你还点这么贵的?不狠狠的宰我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?”

  他眨着眼睛,慢腾腾的说:“你应该体谅我一下,这半年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过的那是个什么日子!不怕你笑话,我都快忘记这牛羊肉的味道了!”

  “少他妈忽悠我,我就不信,你这么卖命的工作,那老头又不是铁做的,就不知道犒劳犒劳你?”

  “唉,你算说对了,知道吗?就刚才,2个小时以前,老东西告我他没钱,让我再坚持坚持,还说什么这次的调研一开始就完全是民间活动,而且,本来还有一家企业说要赞助来着,前几天刚泡汤了,要不,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!”

 “行了,懒得听你这些破事,”我看着火锅里沸腾着的一层红油,这才觉得自己的肚子早就空空的了,忙把盘子里的羊肉往锅里倒了起来,他一看急了,“我考,你都倒了下去,我怎么办啊!”

  这家伙不能吃辣的,每次我们都要的是鸳鸯锅,我笑了笑,“你个穷鬼,饿不死你!”招呼服务员又加了两盘,他朝我眨了眨眼睛,叹了口气,一本正经的道:“上辈子你肯定欠我不少债,你看,这辈子你尽还债了!”

  “下辈子该你还我了!”说完这句,许是辣椒的缘故,我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,把筷子一放,脱了大衣,埋头吃起来,一抬头,坐在对面的他,正盯着我看,感觉怪怪的,问道:“你老盯着我看什么啊!”

  “我在想,下辈子我拿什么还你?”这次他不像是在开玩笑,倒真的像是在思考。

  又来了,又来了,我在心里叹息了一下,这家伙总是这样,让人心里痒痒,再这么下去,我迟早得被他给弄的心脏衰竭了不可,算了,还是少和这家伙说话,多吃点东西比什么都强,况且,这钱还得自己掏腰包呢!

  从学院路到西客站我用了快二个小时,公交车上挤的我有些头晕,按说这个时间我不应该出来活动,老妈来电话不知道从哪里勾搭出个亲戚考到了北京,偏又成了学弟,我有些不耐烦的说着很忙很忙,好歹也是个老乡不是,老妈有些生气,也是,为了不让老妈没了面子,我想,就算不是老乡,好歹还是个亲戚,接吧。

  还是用点时间,说说我自已,我叫林森,朋友都叫我木头,也是,连名字也够木的,我生于一九八一年,那一年家里刚好出了一场火灾,许是木头都烧光了,家里是真缺这么个东西,一下子竖了5根,加上我爸我爷各两根,这下可以布个梅花阵了。

  好容易挤到西客站,老远看见老大朝我招手,我暗暗叫苦,一大早他拉我来接漂亮MM,我还在梦中就识破他拉我做苦力的阴谋,现在倒好,找上门来挨训,这家伙人长的精瘦,话也多的排山倒海一般,我唯唯诺诺的跟着点头,然后告诉他,我不是来帮忙的,我是来接亲属的,他翻了翻眼白,之后我开始欣赏他那双贼精的眼睛一个个YY(意淫)我的漂亮学妹。

  然后,我就看见他,被那些漂亮妹妹围在中间,此刻正殷情的和美女答话,明显的是抢老大生意,我对此自然是无动于衷的,倒是老大,很快就忍无可忍,于是,对他招手,那家伙忽视,再招手,还是忽视,老大就有些来不来台,当着美女的面又不好摆出老大的威风,想了想,就去查他的录取通知书,我好奇的看了一眼,考,王炎,不正是我那从未谋面的亲戚?

  老大可不管他是我什么人,况且他也还不知道,指了指他那两个大大的箱子,“你,下去……”

  “凭什么?”

  “不凭什么,”老大指了指门口还站着的两个MM,“你没看见,这车已经满了,你,等下一趟!”

  于是王炎就下车,拖着他的两个大箱子,我上前帮了他一把,等下了车,他看我一眼,转身,接着又转身,这次他的视线在我脸上多停留了几秒,然后,他开始笑,“你是木头?”

  “按规矩,你应该叫我表哥!”我有些没好气的回答,他的外表过于自信,是我比较反感的那种人。

  “我小时候见过你,”他笑起来的样子倒不坏,我想,可能是因为牙齿白的原因。

  “是吗?我没什么印象!”

  “因为你是木头,”我发现他的笑容看起来很调皮,“你妈妈也这么叫你,这名字让我很好奇,当时就多看了几眼,后来就记住了!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我还真记不起来有这么个表弟,

  “你们家房子着火的时候,不是借住在燕子家吗?那个时候我见过你!”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(只限100字)

本站声明:所有连接和内容均来自网上,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网站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

贵州同志

版权所有:四川同志